上漲傭金和客單價后,美團為何還虧了17個億?

2020-05-26 10:36 來源:互聯網

5 月 25 日晚,美團發布 2020 年 Q1 財報——相比今年 3 月交出上市來最漂亮的一份盈利年報,Q1 實在不太好看。

財報顯示,一季度營業收入同比減少 12.6% 至 167.5 億元(人民幣,下同);經營虧損為 17 億元,同比擴大 31.6%,經營利潤率由 -6.8% 進一步降低至 -10.2%;調整后凈虧損 2.163 億元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這份財報,是在今年 2 月以來,四川南充、重慶、山東、廣東等各地餐飲協會公開投訴美團上漲傭金,以及餐飲外賣業務每筆訂單同比漲價 14.4% 之后的結果。

那么,美團財報這虧損的 17 億元,來自哪里呢?

被重創的本地生活服務

具體來看,美團過去多年一直深耕本地生活領域,旗下業務主要分為外賣餐飲、酒旅到店、新業務及其他(買菜、共享單車、網約車等),從 Q1 財報來看,大部分業務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響,有以下不同程度的下滑:

1、營收 167.5 億元,同比下降 12.6%;核心外賣業務收入 95 億元,同比減少 11.4%;

2、點餐飲外賣業務交易金額 715 億元,同比下降 5.4%;

3、餐飲外賣日均交易筆數 1510 萬筆,同比下降 18.2%;每筆餐飲外賣業務訂單的平均價值同比增長 14.4%,餐飲外賣業務的變現率同比下降 13.3%。

4、到店、酒店及旅游業務收入 31 億元,同比下降 31.1%;到店業務傭金收入同比和環比分別大幅下降 50.6% 及 62.6%;

5、點評平臺上的國內酒店消費間夜量同比下降 45.5%,環比下降 61.0% 至 4280 萬。新業務及其他收入 41.68 億元,同比增長 4.9%。

總的來說,除了美團閃購、美團食雜零售業務和小額貸款業務收入所有增長,其他大部分新業務收入下降。

對于虧損原因,美團坦承,新冠肺炎疫情重創了本地生活服務行業,具體是餐飲外賣及到店、酒旅業務兩大主體業務。在今年 3 月的電話會議上,美團 CEO 王興就指出,整個 2 月的外賣訂單量低于同期一半的水平,2 月底開始有恢復,但整個季度訂單量還是顯著低于同期。

這從表面來看確實如此,畢竟,美團的兩大主要業務——餐飲外賣和到店酒旅業務在疫情特殊時期,其需求端以及供應端均面臨重大挑戰:餐飲外賣訂單量比平常水平大幅削減,而旅游業幾乎停擺;同時,經濟下行趨勢明顯,一定程度上影響人們的消費需求,進而對 Q1 營收產生壓力。

因此,即便每筆訂單漲價 14.4%,以每筆訂單 30 元(普通外賣)為例,每筆上漲 4.32 元,也難以彌補本地生活業務交易筆數同比下滑后帶來的虧損。

不過,對比 5 月 22 日發布的阿里財報,其中提到的本地生活服務部分(餓了么),從疫情期間看,1-3 月,餓了么營收下降 8%,而美團餐飲外賣營收下降 11.4%。而從全財年情況看,餓了么外賣業務同比增長 41%,領先于美團同期的 28.3%。

這個數據差距,一方面來自美團目前其實是與阿里集體作戰——事實上,餓了么背后,就有與包括支付寶、淘寶、高德等在內的阿里數字經濟體各項業務的協同效應。

另一方面,也可能和在 Q1 季度,美團過多的負面輿論有關——美團 2020 年 Q1 傭金收入占餐飲外賣整體收入的 90.23%,占總收入的 51.11%,同比變化小。過去幾個月,正是外賣傭金這項業務,直接將美團這家市值超 7000 億港元的巨頭推向風口浪尖。

今年 2 月中旬開始,四川南充、重慶、山東、云南、廣西、廣東等多地餐飲協會還開起訴、聲明表示,美團突然提高傭金比例最高至 26%、壟斷經營及不正當競爭兩方面問題。洶涌而來的輿情,讓美團與本該唇齒相依的餐飲企業關系降到冰點,央視、人民網、新華社等各大央媒也紛紛批判。

4 月 18 日,美團與廣東餐飲協會雙方聯合發出和解聲明,公布若干幫扶措施幫助餐飲經濟復蘇,但聯合聲明中也沒有任何直接降低抽傭比例的措施,這與美團外賣業務成本結構中,傭金成為主要收入來源有著密切的聯系。

此外值得一提的是,從極點商業評論此前了解情況來看,最先投訴的四川南充火鍋協會會長何偉,以及廣東餐飲協會下部分商家,均表示傭金此前未有任何變化。

這意味著,美團 Q1 的外賣業務,也是建立在疫情期間提高傭金的基礎上,其實并不算好看。

高頻帶低頻規模效應未顯現

傭金風波極大地破壞了美團的品牌形象,但由于傭金率仍然決定美團收入的大盤,在流量紅利逐漸到頂之后,難以改善美團的結構性問題,其苦苦追求的 Food+platform 戰略規模效應仍未出現。

Food+platform 來自 2018 年 10 月,美團上市后進行的首次架構調整——其聚焦 Food+Platform,并以 " 吃 " 為核心,組建用戶平臺,以及到店、到家兩大事業群,在新業務側,快驢事業部和小象事業部將繼續開展業務探索,同時成立 LBS 平臺。

彼時,美團點評 CEO 王興在內部信中表示:" 為更好地踐行‘幫大家吃得更好,生活更好’的使命,我們將戰略聚焦 Food+Platform,以‘吃’為核心,苦練基本功,建設生活服務業從需求側到供給側的多層次科技服務平臺。"

簡單來說,這個戰略的核心,就是美團未來的發展戰略,以 " 吃 " 為核心不斷開疆擴土,用高頻業務帶動訂票、打車、生鮮、閃購、小額貸款等低頻業務,試圖借此獲得一輪又一輪的增長。

從 Q1 來看,通過餐飲業務高頻帶低頻,但實際上并沒有帶起來——雖然買菜、閃購及小額貸款業務收入有所增加,但在網約車服務、B2B 餐飲供應鏈服務收入減少后,該業務板塊仍然經營虧損 13.6 億元,從大盤上來看也難以支撐外賣、酒旅到店兩大主要業務超過 10% 的下滑。

在答分析師問時,美團 CEO 王興首次提到,買菜業務會是美團非常關鍵的業務板塊。他表示,隨著消費者在線上買菜的需求與日俱增,未來這項板塊會為美團帶來更多機遇和想象,因此將會在這個領域持續投資。

美團買菜從小象生鮮孵化而來。從此前的情況來看,美團買菜正積極在多地進行的地推拉新、邀請用戶注冊會員活動。對買菜業務而言,要拉起用戶數據,補貼、滿減優惠是最核心的手段,這意味著又將迎來新一輪的燒錢補貼大戰。

與此同時 , 在滴滴等新玩家入局跑腿業務后,美團迎來新的競爭對手。美團配送總經理魏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,開放對于美團配送的最大挑戰在于,這張網絡要具備對不同品類商品的兼容能力。具體來說,在品類拓展之后,需要將不同時效性的商品在不同時間段內與騎手做匹配。

另一個最新的業務是充電寶。目前充電寶行業頭部玩家三電一獸(街電、小電、來電、怪獸充電),四家合計占據了超過 90% 以上的市場份額,均宣布盈利。但對美團來說,不過是一個很小的項目,它更像和共享單車一樣,試圖把美團的線上流量帶動到線下,通過這些高頻應用去帶動低頻消費——不過,充電寶是一個黏性相當低的行業,能否實現這個目的還是未知數。

延伸 · 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