朋友圈賣水果做微商 投資五百月賺3萬

2015-04-16 17:28 來源:互聯網

多大事都是從小酒桌上開始的,很多大買賣都是從幾百塊錢開始的。一個網絡營銷客、一個調料代理商、一個水果店的少掌柜,當時不喝這頓酒,沒有三份500元,現在哈爾濱最大的水果微商可能就是別人。僅僅過去一年時間,現在銷售旺季時,每人每月分紅近3萬元,是當初啟動資金的60倍。

朋友圈微商 水果微商 微商創業

每天拍下搭配好的水果發到朋友圈是他們的日常工作。小酒局聊出大商機,仨小伙掏出兜里所有錢說干就干

一年前,在北京的張洞天再一次和風投公司談崩。有點泄氣的他考慮再三,決定趁著心里的火還沒滅,重新創業

哈爾濱小老板劉偉,做調料生意6年,年收入10萬元。可日子就像每天的貨單一樣單調,這不是他想要的。

李偉媽媽在哈達經營水果精品批發很多年,李偉每天幫著搬水果、收錢,但他覺得這生意是爹媽的,不屬于他。去年3月,張洞天回到哈市,和高中同學李偉,經朋友介紹認識的劉偉相約小飯館。

3個“不安分”的“80后”越聊越投機,酒是次要的,關鍵想研究個項目。

幾杯過后,他們感嘆,人們的生活習慣變了,以往是“菜市場、破零錢、挨個挑”,現在是“躺在床上、手機付賬、開門收貨”的時代。微信朋友圈賣啥的都有,大到別墅路虎、小到拉面牙膏,但水果好像還是個空白。

李偉家有貨源,張洞天懂營銷,劉偉懂物流。“當時借著酒勁,我說,之前做過調查,包裝加上少許水果的進貨費,啟動資金1500就夠用,咱明早醒酒就干。”張洞天說。

仨人一摸兜,一人出500塊,湊1500元啟動資金干起哈市首家水果配送微商,專賣精品水果。

“微商靠口碑,一個客戶在朋友圈“曬單”,就在無形中為我們推廣”

李偉媽進口水果批發生意做了20多年,這個市場她看得太透。不論體量還是思路,這仨小子的“創新”就是小打小鬧。她奚落兒子:“家里生意早晚是你的,折騰什么勁兒!”

聽人勸吃飽飯,就不出來創業了。三人商議,微店名字要時尚,就叫“爛水果”,意思是“爛水果自己吃,好水果給顧客”。1500元大部分用在“置裝費”上,仨人挑品相好的塑料袋、托盤、刀叉、濕巾,一套“標配”下來,就剩300多元。

開局不利。“爛水果”上線一周每日零單,他們開始嘗試改變。兩個美國紅佳麗蘋果搭配兩盒草莓、一斤美國無籽紅提、一個血絲李、一盒藍莓共120元,轉發送澳芒一個……別人賣水果成斤賣,他們搭配成套餐“混合”賣,朋友圈轉發還送禮物,再配上專人設計的紙箱,更顯高大上。他們的目標客戶,定位熱衷網購的年輕白領階層和年輕家庭,這些人愿意在朋友圈曬照片,無形中為“爛水果”品牌做了推廣。客戶可隨時微信下單,選擇套餐品種數量,坐等鮮果送上門。

微商靠口碑,“客人覺得不好吃,我們包退換。顧客不在家請人代收,錢可以下次再補……”張洞天說。”改造后的“爛水果”很快在朋友圈里傳開。

開店一年客戶近2萬,每月分紅近3萬元,買了4輛面包車

創業初期再小的成本也要節約。送貨全靠三位老板的六條腿。劉偉是三兄弟中相對健壯的,三箱水果40多斤,端起來眼睛都擋住了,從哈達端到地鐵口,徒步一站地多。本來他做調味料買賣,月收入小一萬,他不會舍不得一元錢坐公交,但現在,一元錢也是成本。

一位客人住在松浦觀江國際,李偉倒了三趟公交車,下車發現這里是手機導航盲區,走了半個小時也沒找到交貨地點;一天中,最多爬過6次7樓……

隨著口碑越做越好,他們的訂單逐漸增多。去年4月,送貨不得不用拖車,6月末買了第一輛面包車,11月第二輛,到12月末總共買了4輛面包車,聘用4名司機。

微信個人用戶的好友上限是5000個,今年年初,哥仨注冊了第4個“爛水果”微信賬號。現在,他們微信客戶近2萬,高峰時每天訂單150個;水果生意在第一個旺季,月流水達上百萬;分紅從最初每月只保證三人1000多元,到銷售旺季,每人每月分紅近3萬元。“從來沒想過微信水果生意能做得這么大。”劉偉說,哥仨正考慮向哈市周邊區、縣發展,讓大家都能嘗個鮮兒。

創業者說

順大勢。借助“互聯網+”對傳統行業改造的大勢,順勢而為。實體店面,百平米以上,年租金至少在10—20萬元,還需支付水電等費用。做微商,沒有這些支出,大大降低了創業風險,減少了創業成本。

行動力。阿里巴巴集團創始人馬云說:“許多人都想創業,但是,晚上想想千條路,早上起來走老路。”三個人有想法了之后,馬上就去做,成了哈爾濱第一個水果配送微商,占了先機。

差異化。選準目標客戶,搞差異化經營。三個人專做進口水果配送,目標就是年輕白領階層,這部分人熱衷互聯網購物,愿意在朋友圈曬照片,無形中為“爛水果”品牌做了推廣。

找對人。與有特長能團結的人結伴創業。李偉家有水果貨源,張洞天有網絡營銷的特長,劉偉熟悉物流,三人互補長短。


延伸 · 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