丈夫想要辭職出去創業,怎么辦?

2020-03-16 14:18 來源:互聯網


按了幾下發雕罐的噴頭,流出些許透明、黏稠的液體,我在手心揉搓著,產生了一點溫度讓發雕液微微起泡,手心輕柔的觸碰、調整著柔軟的發毛,一綹綹的發絲就自然呈現大波浪般的造型,有點微卷又不太卷。每天早晨,這是我在化妝臺前的最后一道梳妝程序。

“這是⋯⋯白頭發。”望著鏡子中的自己,眼皮下有點黑灰和厚重的眼袋,我呆愣了幾秒,在心中和自己對話起來。

“好像是新長出來的白頭發⋯⋯還不只一根。”銀白色的發毛折射出光影。

“這個⋯⋯要被黑色頭發蓋住有點困難。怎么辦⋯⋯”

“噠噠噠⋯⋯”安靜的房間浮現秒針的規律震動聲,我的思緒滑落現實生活。

“上班要遲到了!”我快速起身收拾,走出家門。

面對痛苦回憶,我們要學習放下而不是收藏

夫妻之間平實的相處,書寫的是日復一日的流水賬。忙碌的城市里,我們依偎在鐵灰的水泥樓層,以鋼筋的硬實框住了幸福,譜寫著兩個人的歲月樂音。

家,并非單一建筑物的概念,人性的冷暖賦予它更豐富的定義。

或許,夫妻之間美好的記憶是一段旅行的安排。但是,刻骨銘心的扶持點滴更令人難以忘懷,痛苦的生活歷程會讓人尋找舒緩的解藥,獲得喜樂時又會感到滿足、感恩,進而加倍珍惜所擁有的。

曾經,我以為母親說的“一夜白頭”是神話,她說:“我為了你那不爭氣的弟弟,頭發在一夜之間變白了。”當時,我還在高中就學,年紀不到十八歲的我完全不能領會母親表達的意思,也看不出她那頭烏黑的頭發有什么異樣。

就在我開始工作的前幾年,有一天一覺醒來,驚覺頭上長了很多白發,當時我不到三十歲,是全家白發生長紀錄史,年紀最輕就出現白發的。我吃驚得不能接受,因為自律的規律運動、充足睡眠,我對自身健康情況很有自信。

記憶猶新那一段過往時光,我因為拼命三郎的性格,在崗位上急速取得主管級資格。但是,公司團隊里面有一位優秀成員永遠無法按照我的指示行事,她的我行我素讓我頭痛至極,偏偏她又是老板雇用的資深員工,沒有人可以改變她的處事態度。

我攪擾在復雜多變的人、事之間難以掙脫,久而久之,困頓、疑惑、脾氣暴躁、不安、各種負面情緒接踵而來。后來,我主動辭職了!老板非常惋惜也挽留了我,當時我的體重日漸下降,我深憂自己身體出現警報,毅然決然離開了那份高薪工作。

結婚后,這份工作歷程被我收拾好放入記憶的深處,我不知道有那么一天還可能被挖掘出來。 自從,丈夫因為工作輪調不適應,跟我提及他想放棄公職資格出來創業,讓我翻起過往不愿回首的傷痕。

丈夫想要創業,勾起過往不愿回首的傷痕。(Fotolia)

“你沒聽說過一句話嗎?‘要陷害一個人,讓他萬劫不復,就叫他去創業’”我這樣對丈夫說。

“有這么夸張嗎?做自己的事業再累、再操我都不會抱怨,我為什么要被公司壓榨假的?”丈夫情緒似乎有點上來了。

“我不管啦!這件事情要再好好想想。我現在不想談。”我從餐桌上起身回房內。

那晚,我們再也沒說過什么話,彼此靜靜的在同一張床上朝向不同方向進入夢鄉。

每天晚餐時刻是兩夫妻的聊天時間。

“我真的不想做(這份工作)了!前輩也不懂這個業務,還留下很多爛攤子,主管根本就是覺得我好欺負,我的身體負擔不了,我很怕痛風又發作⋯⋯。”丈夫一回家就坐在餐桌邊開始發牢騷。

“沒關系,學一點新業務對未來有幫助,萬事起頭難。”我回應著。

“我才不想學新的業務,我只想安穩做一種就好,萬年不變。”丈夫急著說他的想法,還差點哽到自己的口水。

“其實只要愿意學,一定會有貴人來幫你⋯⋯。”講著講著我發笑起來,因為看到丈夫嗆到口水的模樣,就想起剛認識他那呆頭鵝的樣子。

“娶了我后好的不學,學一些我的缺點,工作就應該盡心盡力,現在你只想偷機取巧。”我開始嘮叨起來,丈夫安靜不語的走出廚房,不顧我長篇大論。

成人的你 有一顆稚氣的心

屆臨中年,你是否還有很多尚未完成的夢想?年輕時的重機夢、經營咖啡小店、背起行囊環游世界⋯⋯,或許有很多憧憬,它們也被列入待辦清單,你也急于完善人生拼圖;但是,時間、事業、家庭林林總總的牽絆讓它們漸漸失去實現的可能。

你好不容易存一兩桶金,終于有資本可以去做想做的事。但是,你已經不是一個人,有老婆、孩子和步入老年的父母親。他們需要你,因為是一家人就需要彼此照應,包括金錢運用。

你在追求“個人定義的幸福”難免有罪惡感,因為你害怕自己是自私的,只是想到現在的痛苦,就想遺忘身邊需要你的人,逃避、離開現在處境。

那一天,我和丈夫回到婆家,婆婆馬上跑來我房間聊起,“David真傻,花了五年時間準備國家考試才考上公職,公務人員工作穩定,現在卻跟我們說他要創業,他都沒想過創業要資金、技術,他什么都沒有⋯⋯我們又幫不了他什么。”

世界上創業成功的例子不勝枚舉,為什么我們唯獨對外子不放心?我在心里常常問自己為什么。如果可以讓我們放心,我們肯定會全力支持的。

我耳邊不時環繞丈夫每日“報告”工作情況:“之前我都做技術工作,現在輪調去做行政工作,還要打公文,我又常常辭不達意⋯⋯。”

我內心天使和魔鬼時常爭戰,有時會冒出:“有完沒完,我真得很厭煩你每天回家抱怨”,有時又冒出:“人在江湖身不由己,我也是過來人,多體諒一下他,就當作耳邊風也行,不給他出口得憂郁癥怎么辦?”

糾結了好些時日,我忽然靈光乍現。“太感謝老天爺了!”因為丈夫每日“報告”工作,其實就是“問題的線索”,我可以把它串連起來,讓丈夫自己去思考,最后可能獲得解答。解鈴人還需系鈴人。

我簡單列下幾個要項給丈夫做測驗:

一、為什么不喜歡現在的工作?(和之前的工作做比較)
1、工作量變多
2、 責任變重
3、沒有前輩可以教你
4、 工作類型變化大(例如:外勤變成內勤,不用接觸客戶變成頻繁接觸客戶)
5、 工作時間不對等(例如:平日或假日要加班,無法請長假)

二、工作變動后,人事配合有改變嗎?
1、同事不會協助你,需要單打獨斗。
2、主管領導力受你質疑(例如:工作分配不均,對忙碌同仁不會尋求支援,不
善于向更高的主管反應部門問題)
3、 你對薪水不滿意
4、 沒有加班費,是責任制工作。

三、為什么想要創業?
1、 當老板才能有大筆的收入
2、 當老板才有自己的時間
3、 當老板不用看別人臉色
4、 想要完成年輕時的夢想

四、你喜歡什么工作類型?
1、喜歡專案型,需要長時間策劃的工作。
2、喜歡創新和思考,可以包容不確定性。
3、 善于文書處理
4、和他人溝通是拿手的事

五、目前你對新工作的心境?
1、 積極樂觀
2、 消極悲觀

六、對新工作的困難有尋求解決方式嗎?
1、 報告主管自己的困境(工作內容不熟悉、業務不了解、沒同事協助⋯⋯)
2、 利用假日加班把未做完的業務趕上進度
3、 放松心情,轉移注意力。
4、 詢問同事有關新業務的做法

丈夫邊做測驗邊不耐煩的說:“我就是不喜歡現在的工作,我原來的業務比較輕松也沒那么累,創業就不用受這些苦了!”

“其實你只是逃避眼下的困難。大家都在幫你分析、想對策,但是你就是想繞回事情的原點。”我內心想著,但是已經不想和丈夫爭辯。而且,我也確認這一項測驗對他會起到正面效果,因為“溝通”未必是要說服對方,重點在于彼此更了解自己的處境。況且歲月是不可能永遠美好,不論好事、壞事都會發生,誰都無法逃過人生的任何課題。

原來,你不是不清醒,是你自己入戲太深不愿意清醒。

誰說時間不是解藥 可惜時間也是成本

沒有人會責備你在鉆牛角尖,大家都知道職場生存不容易,只是希望你可以舒緩一點自己的情緒,讓自己好過一點。如果說理智線早已斷掉,那就懷抱“接受”的心態去迎接每日的清晨吧!

之后,周末我就和丈夫相偕出游。我也時常用疑問句讓他思考自己的處境,例如:

“你的主管都不擔心專案進度,你為什么要越權擔心?擔心可以解決現況嗎?”
“大家都說你認真,叫你老師,但是你犧牲休息時間都在接電話,這樣好嗎?”
“新業務有去找同事幫忙嗎?為什么開不了口?”

那天,丈夫又開始抱怨,心灰意冷之際,我不自覺說:“如果你想創業就去吧,但是我沒辦法幫你什么。”

“你聽我隨便說說就好,不用太認真”丈夫語帶輕松的回應。

從那一次之后,丈夫很少抱怨了。時間點點滴滴的過著,倆夫妻的小日子好不容易熬了近半年,丈夫說他“苦盡‘干’來”,他說他對太多不順心的事情看得太重,“干事”心總是太強烈,想追求完美,心情容易緊張就影響身體健康,其實沒有那么糟,只是真的很難想開。

“你是當‘萬應公’型男太久了!”我回應他。

丈夫在職場上時常當爛好人,不敢拒絕他人的請求,就是這樣主管覺得他什么都可以,也愿意承擔。

有人說:“成功是失敗的累積。”丈夫從小到大幾乎都順風順水,準備國家考試也是全職考生,沒有人逼他去找像樣的工作,失敗對他而言體驗的次數很少,享有榮耀的時間居多。然而,成功實際上是最差勁的老師,它讓人忘記謙遜、感恩,造成我們遇到挫折時就會不堪接受,甚至非得把自己搞得筋疲力盡才愿意罷休。

在職場上解決問題的人永遠是最重要的資產,但是有時候我們也需要他人伸出援手。在群居的社會里,要與世隔絕很難,要特立獨行也很難,每個人都有需要別人幫忙的時候。

坦誠面對自己的“脆弱”是不容易的,提早讓倔強的心消磨殆盡,讓“平衡”加入五彩生活,被束縛的心才會提早解脫。屆時,再面對“失與得”是日常再平凡不過的生活況味!

延伸 · 閱讀